孔庆东:中国的精英要站直

更新时间:2021-06-21 20:32:25 作者:魏真 阅读:232

2010年新年伊始,书市上出现了两本令人眸子一亮的好书,一本是韩毓海的《五百年来谁著史》,另一本就是摩罗的《中国站起来》。这两本书都是针对当下中国的许多困惑而写的,把这两本书合起来看,就能够明白2008年、2009年的中国,并且能够知道2010年、2020年的中国。

《中国站起来》这个书名我很喜欢,这个书名特别有形象感,不是理论化的书名,比如“中国人的精神主体建构”之类,那会很拗口。我就喜欢很有直觉的这种名字,站起来,充满动感。我一下就想到毛泽东60年前说的那句话了,所以我在这本书的封底推荐语中就写道:毛泽东所说的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”,其实是中华民族精神主体的宣言。

1949年以前中国人是什么姿态呢?我们现在把地球不是想象成一个村吗,按理说一个村里的老乡们应该是自由地保持各种姿势,这才是一个理想社会。你爱站着站着,爱躺着躺着,爱坐着坐着。可有些人不这么想,有些人在别人坐着或者是躺着的时候他来抢你,他家里没有什么东西,没有沙发,也没有椅子。

中国因为古代过得比较好,家里早早就进入腐败阶段,沙发、椅子一大堆,所以中国人很久就不站着了。开始是坐着,后来嫌坐着还不够舒服,就倒着。我们东北谚语说,“舒服不如倒着,好吃不如饺子”,最舒服的就是倒着吃饺子。中国的晚近社会是全社会都倒着,倒着还不行,倒着吃饺子还不行,还倒着抽大烟。林则徐为什么恨鸦片?挺大一个男人,不管20岁30岁,躺在床上吸鸦片,他就从这个姿势中看出,这个民族要出大事。

因为倒着的时间太长了,被人家拎起来打,打趴下又拎起来,反复打。中国人确实该批评,但是为什么不能把中国贬得特别低?这么一个民族,居然没有被打亡,有一帮人领着大伙儿站起来,不屈不挠地站起来,死了好多人,流了很多血,奋斗了100多年——站起来了。这个过程我们必须清楚,不是说咱们骨子里就没有出息,不是那样的,是被打的,被强迫的。

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出版了一些文化丛书,那些书都不是“中国系”,而是“走向系”——“走向未来丛书”、“走向世界丛书”,都是没有主语的。一个含含糊糊、模模糊糊、非常可疑的主体,要走向世界,走向未来。那个世界和未来究竟是哪儿呢?那个世界和未来显然不是索马里,不是坦桑尼亚。这话很奇怪,难道我们就不是世界的一部分吗?难道我们是在世界之外吗?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与思考,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,现在我们终于说出了一个主语:“中国”。

为什么有些人没读过《中国站起来》就破口大骂?因为他们一看“中国”两个字就生气,他们不习惯“中国”这俩字成为主语,一下子被吓着了。其实当年闻一多已经说了,有一个词说出来那就是惊心动魄、天塌地陷,爆一声“咱们的中国!”

鲁迅、闻一多他们那一代人,比我们承受了更多的痛苦。我们今天稍微能够直着腰杆说话了,因为前人给我们打下了好多基础。 我们今天有些人也不是完全趴着跪着的,而是半站不站的,似乎站着,但是站得不直。用我们东北话说,是“佝偻”着。我希望中国人能够站直了说话。

这些人为什么一边想站着,一边又不敢站得太直,不敢站得像姚明那样顶天立地呢?他们说像姚明那样站直了,就是民族主义。其实世界上最有民族主义精神的是美国人,没有一个美国人不带着民族主义的,连我的某些加入了美国国籍的老同学都自豪地宣称热爱美国,这本来是正常的,没什么不对,但是他却不允许别人有民族主义。用《茶馆》里王掌柜的话说,他们都活得有滋有味的,凭什么单不许我吃窝窝头啊?

《中国站起来》好就好在有针对性,摩罗针对中国精英的软骨病,大喊一声“中国站起来”,这好像一个军官对一个精神涣散的士兵拍了一巴掌,让他首先站直了再操练,这一巴掌不会白拍的。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