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文忠·钱紧·钱如命

更新时间:2021-06-21 21:25:15 作者:年年 阅读:33715

春节期间的百家讲坛上,钱文忠继续讲授温良恭俭让。如何有文化地称呼对方,如何待人接物,零零散散好多节课。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其间弥漫悲凉气氛。如今这些在CCTV由大教授来讲的内容,几十年前不识字的野老渔樵都晓得,并身体力行贯彻始终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若干年后这些东西将成为新学问重新普及。

重提传统,有其现实深刻背景。2月20日这一天,重庆铁路部门介绍,有1万多张通过电话预订的火车票没有及时取票,这些票不得不重新销售。单方面责难订票者素质有失公允,老百姓能被朝令夕改的油价等项目戏弄,玩玩铁道部也不算什么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钱文忠之辈目前为社会补课中提及的传统元素,差不多已消失殆尽。时下,“道德模范”等活动能否扭转整体的不如意,实难预计。

这当然不是钱文忠的错。当全社会只对他的姓氏看齐时,问题显而易见。春晚上赵本山扮演的“钱紧”一角色,将铜臭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。有人责难他的电视剧广告过多,其发言人说冯小刚电影广告更多,昂然一种“和尚摸得,我为什么摸不得”的气质。可是,这个小品将与剧情严重不靠谱、甚至是违背逻辑的商品穿了进来,反映出赵和春晚导演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执著。在这种精神的光照下,我个人对杜蕾斯、情趣玩具赞助他们明年的小品前景表示乐观。

人人都直扑利益,而看不到因此带来的弊端,实在是太过愚蠢的事情,好比杨乃武小白菜案中丢了性命的钱如命。但大多数人无福消受这样极端的剧本,一般而言是这样的:如果在人人都讲道理的年代,即便买卖房屋,找几个德高望重者作中间人就行了。交易双方付出的不过是一顿饭,此后招致争端的事例也很少。而如果大家都不认黄,则需要付出N%的房屋交易税,这笔钱够中间人吃10年。当然,这样说可能被认为在鼓吹人治,需要指出的一点是,我们景仰的西方法治社会,还有一条暗线一直没有为中国人所意识到:人们不但是相互尊重的,而且彼此是相互忌惮的,因为考虑到侵犯对方利益导致的来自法律甚至是私人的打击,这种忌惮会让大家更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。换言之,礼节至上的社会,实际上是无数个体之间的“核威慑”组成的。

如今,无数的例子现身说法,直接就是好,你可以当“核威慑”不存在。小品演员和晚会导演要钱,可以不顾观众的感受;围棋选手卖房推倒此前的承诺,因为改卖他人可以多得一些钱……连评价的逻辑都坏掉了。黄渤的《斗牛》,影评人和影迷说是喜剧,任何看了的观众都清楚,那在描写中国人在利益考验下油然而生的孤独感。既然人不能相信,只有独居山中,牛成了唯一的伴侣。将黄渤换成钱文忠,面对一头牛,说什么也不重要了。

吴策力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